忠与非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心見如實,其他皆虛

日常吸他们

他戴着眼镜,松松垮垮的衣服以及裤子,让罗志祥有点不好的预感,走进一看,屋子早就乱的不成样了。
鞋子乱摆,衣服丢在床上。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嘴角微微抽搐。
“不是说了我今天来吗?你忘记啦?!”
“是哦,但是我也没想到你来这么早哦,怪我罗。”
看着他坐在沙发上的样子,干脆欺身压下跟他对视。
眼镜挂在他的鼻梁上,他有些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动作,不合时宜的开着玩笑。
眼中带着的温柔以及阳光让人有些入迷。
“怎么了,小猪你还看上我不成了?”
一句调侃让他回过神来,扭过头去,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却发现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只手。
“滚开啦,潘玮柏。”
“好好好好。”

(柏祥)明—星⭐



ooc


很垃圾


“唉,小豬你竟然来了。”
看见意料之外的人倒是反而有些释怀,笑着打声招呼,用手肘开玩笑一般撞了撞他的胸膛。
看见他嘴角上扬几许,可能是舞台上的灯光闪烁,此时正好打在罗志祥的脸上,他的五官在灯光下被照亮,但是自己心脏却突然停跳几拍,装作满不在乎的开几句玩笑掩盖过自己心中一直以来的异常。
拿着话筒的手因为激动倒是微微颤抖,内心的激动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是说的,你没空来吗?还特地给我这个惊喜啊?小猪,你可以啊,还会骗我了。”
在舞台上拍拍话筒,引起观众的注意,轻咳一声。
“让我们欢迎——罗志祥”
“唉唉唉,来了。”
演唱会过后自然的勾上那人的脖肩,带着恶趣味的重拍了他的肩膀。
“怎么的,你还来了?走?我们喝杯吧?”
“你这话是不想我来罗?”
罗志祥的笑容一直没有褪下,跟他上了专车准备好好聚聚。
之后醉酒倒也算是出乎意料,两个醉的一塌糊涂的靠的是有些太近了。
一瞬间,那人的炙热吐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在那时的一瞬停拍又开始了。
他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不断想着想要靠的更近,他察觉出一些异详。
摇摇头将自己的想法丢出自己的脑海,但是就如被诅咒一般无法脱离这种情况。
他只能越陷越深。
他忍住了那一瞬的欲望,只在躺在沙发那人的脖侧轻轻磨蹭,顺势舔舐了一下。
便又去厕所打开了水龙头,捧起些清水狠狠地泼上自己的脸。
镜中自己眼里的痛苦与犹豫让潘玮柏不知所措,他喘了口气。
——“好像懂了为什么了。”

溺水身亡
痛彻心扉的伤口将不断加深,连眼泪都逼出了几许,脑中一片混沌,任人漂浮下沉。
浴缸中的冰凉液体与艳丽的红色相交成一片让人心惊,又让人动情的色彩。
“从此就溺水身亡吧”

zixie

烟酒
入肺的咳嗽,清醒后的继续悲痛。
赐你片刻安宁,却又将你折磨至深。
烟雾缭绕,酒气旋绕。
苦笑着抿了一口酒,喉中如火一样燃烧。
在吸了一口烟。任苦涩又带着许些烟草香的味道冲入肺部。
“可惜,两个坏东西,我都沾。”

想吃七受向……饿死啦
这里刚刚进圈的阿忠,呜呜呜。
点点的车

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一片混沌又独自分明有特色的物品啊…几瓶颜料打翻任凭它流出,与各种鲜明的色彩混杂。
明明浑然一体,却有各自特色。
在这里蓝一些,这里更有红色的艳美。
这里是边缘啊,这里也是链接这美丽的来源。
浑浊混杂。
这种斑斓而又炫丽的色彩从手指渐渐流到手臂,仿佛将整个人沾染上属于这世间的凡俗。

【E敖】释然

【E敖】释然
一.
他们冷战了。怒火将敖缘凤的理智完全吞没 ,轻飘飘的一句。
“分手吧,张驰。”
成了在他感情历史中最失败的时刻,或者说这是他理智的失败,敖缘凤想着。
手机在发送了最后一封短信之后关机,胡乱丢弃在床头柜边。
他坐在床上抱住了幼稚的玩偶,手上不小心的用力,将玩偶揉了一团。
再回神之后,反而想起这个玩偶曾经的主人。
小孩子气,记仇,爱报复。
不过富有童心。
这一切的特点全部指向了那个人。
“张驰”
也许是浑噩的头脑不经意想起,或者说算是一直怀念。
敖缘凤就继续放任自己现在暂时的沉淀在充满他的回忆里。
他们是爱过,不过也没有像是童话王子与公主那样爱的深切。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作为成人他们有着更多的宽容。换言之,他们经历了不少了。
敖缘凤朦胧的想着。
“那就在放纵那么一次。”他又想着。
一个酒瓶孤孤单单的立在桌上,反而是许多酒杯堆满了桌面。
二.
没有不落的夜,也没有不醒的梦。
敖缘凤是被闹钟吵醒的。
让人不由得烦躁的闹铃不停的提醒着工作时间,又因为昨晚的醉酒与彻夜的疯狂导致了他现在脑子的不清醒,他起床时忘记看向床边屹立的日历。
好不容易打整完,结果才发现是周末。
暗暗咒骂一声,又倒下去用被子捂住脸继续睡。
三.
真的有些难以置信,他们又再次相遇了。
不过已经时隔多年。
敖缘凤不得不感叹时光带来的改变,他们都变了。
不再年少轻狂,也不再那么勇敢。
两人各怀的心事就如一层膈应,让两人都有丝尴尬,敖缘凤没有想过,原来说出一句家常便饭的问候是这么的难。
“你还好吗?”
敖缘凤想尝试说出这句话,就像曾经好久不见的好友再聚那样一般熟练。
但这句话卡在了他的喉咙之中。
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四.
这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很久。
结尾是以张驰的一个拥抱结尾,伴随着他在耳边一句疏远的问候。
“好久不见,敖厂长。”
五.
敖缘凤又一次感受到了令人怀念的体温,以及他说话的特殊口吻。
不过他们的关系也不想从前那般而已。
这也算是一种释然了。
他想着。
六.
宴会结束了。
敖缘凤的嘴角在张驰离开之后上翘了不少。
有缘再见。
他想着。

【康】Let life slip past them
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暗淡的影在他的脸上打上一片阴影 ,他的眼中带着点点星辰,嘴角微微上翘,许些醉意,他好似恍然在自己额上轻吻。

【微马康】La solitude, la mort, le réveil(孤独,死亡,静止)

【微马康】La solitude, la mort, le réveil(孤独,死亡,静止)
恍惚的睁开眼,冰冷而让人恐惧的枪支正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几乎是毫无准备的 ,明明身为机器,不知为何在此刻却油然而生一种特殊的情感。
本应该反应过来将准备好的数据上传保存,却发现自己的信息就如同被一座无形的防火墙给抵挡。
手在此刻微微颤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心中在此刻真正的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恐惧.
“我并不想就死去。”
这样的想法充满着处理器,破坏仅存的一丝理智。
想要求救,却发现四周无人,于是在最后,自己也只是孤身一人。
在绝望之际,将自己的眼睛闭上。
一声枪响,子弹射穿了头颅,电流泄露让自己的痛觉不断放大。
“这也许就是…死亡?”
朦胧的想着,却不想场景却悄悄的换了。
似乎察觉到了异常,重新意识迷糊的眨了眨眼,努力的想要将眼前的事物看清,发现自己所见不是虚幻。
自己突然出现在一座布置温馨的木屋的沙发上
,壁炉染着火焰,将这一切变得更加有人情味

马库斯在一旁较为轻柔的拥住了他。
伴随额头上的一点湿润与体温,以及一声沙哑而温柔的祝福,沉沉的入了梦。
“晚安,康纳。”
【其实就是做噩梦的时候…马库斯悄悄的改了一下梦境而已233333(ooco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