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与非

给尸家的!!!!!!!

忠 11:42:21

似乎一切都如此理所当然。

吻上他干燥带有温度的唇,尸家向来不是温和的,带着小孩子气的幼稚与偏偏并不和谐的暴躁混合成他独特的气质,舌尖温润似乎造成了一种错觉。就如刚刚出生的小兽,无知的献出自己不够锋利的爪牙。

事与愿违,尸家同样不是被动的。

他的高傲刻在了他的骨子中,微微眯起的眼,空洞空白的瞳孔毫不犹豫的反射出主人的情绪。

暴躁的扯住衬衫领口,向下拉扯让对方低头得到平等的对视。

在口腔中游走的舌,碰撞出响的齿,还有可以尝到甜腻如铜锈味道的血。

苍白病态的肌肤,看起来有种小孩误穿大人衣服般老练的套衫,恰好露出完美带有瘦弱的手腕,脖颈。

他的嘴角好似不怎么扬起,向来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就如黎明时传来远方敲响的钟,沉重,而带着悲鸣。

如大型猫科动物的性格,有着不可侵犯的领地意识,口不对心的排诉着任何闯入他所看见的领域。

即使到死,似乎也永远洋溢着与他相得益彰的高傲与独行。

如永远在黑夜点亮的路灯,燃烧着所谓的世俗与孤独。


他还算俊朗的模样,笑着,带着许些恶趣味,眼镜框架在他的鼻梁上。

因他的身材而看起来有些松松垮垮的中号棒球服,里面却穿着与他衣服完全不搭调的白色衬衫,他用手肘不轻不重的撞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似乎是因为自己愣神的模样而被取悦的一般,说出的话都带上了几分愉悦。

笑意快要溢出来一样,连带着我也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夜晚的繁灯亮的很突然,几乎是夜幕刚刚带了许些深沉,灯光就已经将街道蔓延了。

昏暗的天空如火车到站鸣笛般宣告着一天的结束,他背着包,与我走在同样的街道上。

“回家吧。”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心見如實,其他皆虛

日常吸他们

他戴着眼镜,松松垮垮的衣服以及裤子,让罗志祥有点不好的预感,走进一看,屋子早就乱的不成样了。
鞋子乱摆,衣服丢在床上。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嘴角微微抽搐。
“不是说了我今天来吗?你忘记啦?!”
“是哦,但是我也没想到你来这么早哦,怪我罗。”
看着他坐在沙发上的样子,干脆欺身压下跟他对视。
眼镜挂在他的鼻梁上,他有些紧张的盯着自己的动作,不合时宜的开着玩笑。
眼中带着的温柔以及阳光让人有些入迷。
“怎么了,小猪你还看上我不成了?”
一句调侃让他回过神来,扭过头去,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却发现自己的腰上多了一只手。
“滚开啦,潘玮柏。”
“好好好好。”

(柏祥)明—星⭐



ooc


很垃圾


“唉,小豬你竟然来了。”
看见意料之外的人倒是反而有些释怀,笑着打声招呼,用手肘开玩笑一般撞了撞他的胸膛。
看见他嘴角上扬几许,可能是舞台上的灯光闪烁,此时正好打在罗志祥的脸上,他的五官在灯光下被照亮,但是自己心脏却突然停跳几拍,装作满不在乎的开几句玩笑掩盖过自己心中一直以来的异常。
拿着话筒的手因为激动倒是微微颤抖,内心的激动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是说的,你没空来吗?还特地给我这个惊喜啊?小猪,你可以啊,还会骗我了。”
在舞台上拍拍话筒,引起观众的注意,轻咳一声。
“让我们欢迎——罗志祥”
“唉唉唉,来了。”
演唱会过后自然的勾上那人的脖肩,带着恶趣味的重拍了他的肩膀。
“怎么的,你还来了?走?我们喝杯吧?”
“你这话是不想我来罗?”
罗志祥的笑容一直没有褪下,跟他上了专车准备好好聚聚。
之后醉酒倒也算是出乎意料,两个醉的一塌糊涂的靠的是有些太近了。
一瞬间,那人的炙热吐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在那时的一瞬停拍又开始了。
他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不断想着想要靠的更近,他察觉出一些异详。
摇摇头将自己的想法丢出自己的脑海,但是就如被诅咒一般无法脱离这种情况。
他只能越陷越深。
他忍住了那一瞬的欲望,只在躺在沙发那人的脖侧轻轻磨蹭,顺势舔舐了一下。
便又去厕所打开了水龙头,捧起些清水狠狠地泼上自己的脸。
镜中自己眼里的痛苦与犹豫让潘玮柏不知所措,他喘了口气。
——“好像懂了为什么了。”

溺水身亡
痛彻心扉的伤口将不断加深,连眼泪都逼出了几许,脑中一片混沌,任人漂浮下沉。
浴缸中的冰凉液体与艳丽的红色相交成一片让人心惊,又让人动情的色彩。
“从此就溺水身亡吧”

zixie

烟酒
入肺的咳嗽,清醒后的继续悲痛。
赐你片刻安宁,却又将你折磨至深。
烟雾缭绕,酒气旋绕。
苦笑着抿了一口酒,喉中如火一样燃烧。
在吸了一口烟。任苦涩又带着许些烟草香的味道冲入肺部。
“可惜,两个坏东西,我都沾。”

想吃七受向……饿死啦
这里刚刚进圈的阿忠,呜呜呜。
点点的车

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一片混沌又独自分明有特色的物品啊…几瓶颜料打翻任凭它流出,与各种鲜明的色彩混杂。
明明浑然一体,却有各自特色。
在这里蓝一些,这里更有红色的艳美。
这里是边缘啊,这里也是链接这美丽的来源。
浑浊混杂。
这种斑斓而又炫丽的色彩从手指渐渐流到手臂,仿佛将整个人沾染上属于这世间的凡俗。

【E敖】释然

【E敖】释然
一.
他们冷战了。怒火将敖缘凤的理智完全吞没 ,轻飘飘的一句。
“分手吧,张驰。”
成了在他感情历史中最失败的时刻,或者说这是他理智的失败,敖缘凤想着。
手机在发送了最后一封短信之后关机,胡乱丢弃在床头柜边。
他坐在床上抱住了幼稚的玩偶,手上不小心的用力,将玩偶揉了一团。
再回神之后,反而想起这个玩偶曾经的主人。
小孩子气,记仇,爱报复。
不过富有童心。
这一切的特点全部指向了那个人。
“张驰”
也许是浑噩的头脑不经意想起,或者说算是一直怀念。
敖缘凤就继续放任自己现在暂时的沉淀在充满他的回忆里。
他们是爱过,不过也没有像是童话王子与公主那样爱的深切。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作为成人他们有着更多的宽容。换言之,他们经历了不少了。
敖缘凤朦胧的想着。
“那就在放纵那么一次。”他又想着。
一个酒瓶孤孤单单的立在桌上,反而是许多酒杯堆满了桌面。
二.
没有不落的夜,也没有不醒的梦。
敖缘凤是被闹钟吵醒的。
让人不由得烦躁的闹铃不停的提醒着工作时间,又因为昨晚的醉酒与彻夜的疯狂导致了他现在脑子的不清醒,他起床时忘记看向床边屹立的日历。
好不容易打整完,结果才发现是周末。
暗暗咒骂一声,又倒下去用被子捂住脸继续睡。
三.
真的有些难以置信,他们又再次相遇了。
不过已经时隔多年。
敖缘凤不得不感叹时光带来的改变,他们都变了。
不再年少轻狂,也不再那么勇敢。
两人各怀的心事就如一层膈应,让两人都有丝尴尬,敖缘凤没有想过,原来说出一句家常便饭的问候是这么的难。
“你还好吗?”
敖缘凤想尝试说出这句话,就像曾经好久不见的好友再聚那样一般熟练。
但这句话卡在了他的喉咙之中。
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四.
这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很久。
结尾是以张驰的一个拥抱结尾,伴随着他在耳边一句疏远的问候。
“好久不见,敖厂长。”
五.
敖缘凤又一次感受到了令人怀念的体温,以及他说话的特殊口吻。
不过他们的关系也不想从前那般而已。
这也算是一种释然了。
他想着。
六.
宴会结束了。
敖缘凤的嘴角在张驰离开之后上翘了不少。
有缘再见。
他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