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都不是懦弱的,我这样想着。

哭泣与求饶没有充满我的生活。

但我觉得我自己却是一个失败者。不停逃避又躲闪。渴望注意力的我。

又软弱又可悲。

2019-01-15

魔王

那是一场灾难。

哭喊和尖叫在夜中显得格外突兀,火焰顺势吞噬着村庄,由如此的火光映亮了夜晚,

孩子的哭泣声在此脆弱不堪,骑士的马蹄声奔驰而过,带着不容片刻的急迫。

村庄被魔族所攻破,一座小村子就由此被埋没和毁灭。

那个孩子在哭泣,不停的哭泣。

他的瞳孔因眼前的一切而显得空虚而可怜,泪水顺着他的脸庞流下,滴落在这片被战火轰击而破败的土地上。

这永远让骑士忘不了,这如地狱般的场景。

猛然惊醒,捂着自己胸口有着片刻疑问的情绪看向此时还没被染白的天空。

——序言  开端


“修!今天也是谢谢了。”一如既往的憨厚的声音感谢着自己,闻声响看向了源处。由于手...

2019-01-15

记忆已经被模糊的有些分不清界限,只记着少年的脸渐渐变得现在有了些棱角,他的双眼依旧带着那股崛强和不服输的红色,交融着专属于卫宫士郎的温柔。

雪落在了他的外套上,依稀还能看见他的笑容。

无奈的叹了口气,雾气消散在空中。

“真是,还是个小鬼啊。”


2019-01-11

自己手中把握着的愿望就如一抹沙尘般缓慢的流失于自己的手,眼前的背影似乎让自己不知如何去思考,大脑中的情感部分被完全封锁,只好看着红色被鲜血染红的战衣离开自己的视线。

心脏却吵杂又疯狂叫嚣着,想要成为,想要成为他。

就如苹果被腐蚀生出让人作呕的蛆虫般,表面光鲜靓丽的模样,里面早已腐臭而崩溃。

清澈带着许些刚烈与坚韧的红色被染得浑浊不清,只留对那背影方向的爱恋与羡慕。

渴求着那个不知从那里借来根本不适合自己的愿望,紧紧的捏着直到血液顺根茎流下,日复一日的攥着,所以就以为这株美丽的玫瑰是属于自己的嗎?

刺与血肉一起顺着生根发芽,却不断的让自己疲惫,将自己的生命消耗至糜烂。恍然想要割下时,却...

2019-01-09

自吸

灰暗无色的天空,无生机的沙场,悬挂在天际处巨大的齿轮。都给予人一种残缺不堪的感受,看向了那毫无办法猜测的家伙,似乎就如早就知道结果般的冷静了下来。

火红的战衣在此时显得格外刺眼,凝视着他的眼瞳,心脏却早早发出了共鸣,就如时钟终将如走到尽头一般,这种结局是否是自己早就猜想到的,也不得而知。

充满厌恶的双眼,手上拿着的双刃不带任何感情的指向自己,不知为何也导致了自己的怒火。

“大概是因为他跟自己真的合不来吧。”自顾自的安慰着,看向他的眼神也带了几分警觉与防卫意味。

刀剑相向,待手挥舞着的黑白刀锋挥向自己时,条件反射的将手中的刀用来格挡,被他大得惊人的力气逼迫的略微后退,但燃烧着的心脏与怒火...

2019-01-05

可怜自卑的人用着哭泣颤抖的声调祈求着神明降下恩赐,黑暗又美丽的夜晚响起用钢琴弹奏的唯美乐曲。风管琴在教堂孤独的抽泣。人性的恶意在此刻完全的顺着身体的血液迸发。他们用着贪婪的眼神看着在戏台上展开翅膀的天使,不大不小的声响嘘唏着对美丽酮体的色欲。女人们用着厌恶的眼光毫不保留的贬低着那使人移不开眼的身体。那蔚蓝明媚的眼眸此时被残忍挖下,放在那可怜的,正在为她悲鸣的天秤上。破破烂烂的布条遮盖着她那双已经不复存在的,空洞的血框。翅翼已经残败不全。不属人间的美好光芒此时半边被撕裂露出那让人恶心的血肉以及那惊人的骸骨。人们高声唱着那来自圣经的颂歌,雪花纷纷落下,染尽了这片灰暗又可笑的土地。

2018-12-15

纵容

王瀚哲其实是有一点小孩子气的,当他笑着,小心翼翼递给你一个完全跟结果相反的礼物的时候。

除了接受,好似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了。

当他失望的那一刻可怜巴巴又落寞的语气与有些黯淡的眼睛,江帆总会叹一口气,默默的将他的恶作剧当作无事发生,推翻重来一次。

磁性,较为低沉的声音倒是带上笑意,毫无形象的大笑嘲讽自己的迟钝,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倒是有点没心没肺。

“草,什么东西,这么辣."

喉咙升起的一股快要燃烧的痛感让自己皱眉咒骂,看着那人笑的开心的样子暗暗的承诺不会再有下一次。


2018-11-28

给尸家的!!!!!!!

忠 11:42:21

似乎一切都如此理所当然。

吻上他干燥带有温度的唇,尸家向来不是温和的,带着小孩子气的幼稚与偏偏并不和谐的暴躁混合成他独特的气质,舌尖温润似乎造成了一种错觉。就如刚刚出生的小兽,无知的献出自己不够锋利的爪牙。

事与愿违,尸家同样不是被动的。

他的高傲刻在了他的骨子中,微微眯起的眼,空洞空白的瞳孔毫不犹豫的反射出主人的情绪。

暴躁的扯住衬衫领口,向下拉扯让对方低头得到平等的对视。

在口腔中游走的舌,碰撞出响的齿,还有可以尝到甜腻如铜锈味道的血。

苍白病态的肌肤,看起来有种小孩误穿大人衣服般老练的套衫,恰好露出完美带有瘦弱的手腕,脖颈。

他的嘴角好似不怎么扬起,...

2018-11-10

他还算俊朗的模样,笑着,带着许些恶趣味,眼镜框架在他的鼻梁上。

因他的身材而看起来有些松松垮垮的中号棒球服,里面却穿着与他衣服完全不搭调的白色衬衫,他用手肘不轻不重的撞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似乎是因为自己愣神的模样而被取悦的一般,说出的话都带上了几分愉悦。

笑意快要溢出来一样,连带着我也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

夜晚的繁灯亮的很突然,几乎是夜幕刚刚带了许些深沉,灯光就已经将街道蔓延了。

昏暗的天空如火车到站鸣笛般宣告着一天的结束,他背着包,与我走在同样的街道上。

“回家吧。”


2018-11-09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心見如實,其他皆虛

2018-08-25
1 / 5

© 忠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