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容

王瀚哲其实是有一点小孩子气的,当他笑着,小心翼翼递给你一个完全跟结果相反的礼物的时候。

除了接受,好似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了。

当他失望的那一刻可怜巴巴又落寞的语气与有些黯淡的眼睛,江帆总会叹一口气,默默的将他的恶作剧当作无事发生,推翻重来一次。

磁性,较为低沉的声音倒是带上笑意,毫无形象的大笑嘲讽自己的迟钝,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倒是有点没心没肺。

“草,什么东西,这么辣."

喉咙升起的一股快要燃烧的痛感让自己皱眉咒骂,看着那人笑的开心的样子暗暗的承诺不会再有下一次。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忠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