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手中把握着的愿望就如一抹沙尘般缓慢的流失于自己的手,眼前的背影似乎让自己不知如何去思考,大脑中的情感部分被完全封锁,只好看着红色被鲜血染红的战衣离开自己的视线。

心脏却吵杂又疯狂叫嚣着,想要成为,想要成为他。

就如苹果被腐蚀生出让人作呕的蛆虫般,表面光鲜靓丽的模样,里面早已腐臭而崩溃。

清澈带着许些刚烈与坚韧的红色被染得浑浊不清,只留对那背影方向的爱恋与羡慕。

渴求着那个不知从那里借来根本不适合自己的愿望,紧紧的捏着直到血液顺根茎流下,日复一日的攥着,所以就以为这株美丽的玫瑰是属于自己的嗎?

刺与血肉一起顺着生根发芽,却不断的让自己疲惫,将自己的生命消耗至糜烂。恍然想要割下时,却发现早已根深蒂固的埋入了筋脉。无法扯掉。

疼痛越发强烈,最后还是忍心的用着锋利的刀刃将其切下,却让自己痛苦不堪。

因恐惧与那不知名的情绪,只能将它放置不理。

怨恨与懊恼的情绪漫上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到死亡之期形成了爆发。

此时被时间中的灰尘蒙蔽了的双眼,却爆发出了惊人的意志。

对自己的自暴自弃。

对自己的厌恶和怨恨被放在了那时候光鲜亮丽的自己身上。

那笑着,对自己终于找到了目标而不迷茫的双眼。


评论

© 忠与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