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尸家的!!!!!!!

忠 11:42:21

似乎一切都如此理所当然。

吻上他干燥带有温度的唇,尸家向来不是温和的,带着小孩子气的幼稚与偏偏并不和谐的暴躁混合成他独特的气质,舌尖温润似乎造成了一种错觉。就如刚刚出生的小兽,无知的献出自己不够锋利的爪牙。

事与愿违,尸家同样不是被动的。

他的高傲刻在了他的骨子中,微微眯起的眼,空洞空白的瞳孔毫不犹豫的反射出主人的情绪。

暴躁的扯住衬衫领口,向下拉扯让对方低头得到平等的对视。

在口腔中游走的舌,碰撞出响的齿,还有可以尝到甜腻如铜锈味道的血。

苍白病态的肌肤,看起来有种小孩误穿大人衣服般老练的套衫,恰好露出完美带有瘦弱的手腕,脖颈。

他的嘴角好似不怎么扬起,向来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就如黎明时传来远方敲响的钟,沉重,而带着悲鸣。

如大型猫科动物的性格,有着不可侵犯的领地意识,口不对心的排诉着任何闯入他所看见的领域。

即使到死,似乎也永远洋溢着与他相得益彰的高傲与独行。

如永远在黑夜点亮的路灯,燃烧着所谓的世俗与孤独。


评论 ( 3 )
热度 ( 13 )
  1. 亡命之徒忠与非 转载了此文字
    激情转发

© 忠与非 | Powered by LOFTER